长石观点丨乱谈“产业互联网” — 科技才是我们的唯一信仰
长石资本    日期:2019-6-25    浏览:951
文/长石资本合伙人 丁忠民
 

2018年起,“产业互联网”慢慢成为了投资圈的新热点。尤其是去年9月随着腾讯宣布进行战略升级,调整组织架构,进军“产业互联网”后,在股权投资领域迅速掀起了对“产业互联网”的热捧,最热的时候甚至已经到了言必称“产业互联网”的地步,颇有点2017年8月后追捧“智能制造”的势头了。

二级市场对“产业互联网”也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腾讯的股价一改半年多的颓势,一路攻城掠地,从最低点的250元一路攀升,目前已经再次逼近400元的关口,再创新高似乎已经指日可待了。

当我们觉得这个概念已经炙手可热的时候,腾讯似乎觉得热度依然不足,于是马总在“两会”上、在“IT领袖峰会”上再次振臂一呼:“产业互联网”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什么是产业互联网?

 

其实马总也并没有说明产业互联网到底为何物,只是把它作为消费互联网的对应提了出来。仔细研读了2018年10月马总给股东的信、两会的发言和峰会的演讲,自说自话得总结一下:产业互联网为各行各业的传统企业、实体企业提供“数字接口”,使它们能通过与互联网的融合触达海量用户,从而具备硬件、软件与服务三位一体的生态化能力。最终打通从生产制造到消费服务的价值链,实现从智慧零售到智能制造、从消费到产业的生态协同。
 
腾讯研究院后续推出的报告做了一些注解:产业互联网是互联网发展的递进与深化,将互联网从消费端带入生产端,目的是实现C2B2B2C的闭环、带动各产业整体转型升级;产业互联网是以机构组织为主体的渐进式创新。产业互联网不是某项单一技术,而是以数据作为基础资料,综合运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综合信息技术集,来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同时带动新兴产业发展。
 
理论界的定义则更是五花八门。这里引用一个业内大咖的提法:产业互联网是以新一代信息通信网络为基础,以云平台构建的线上资源池为载体,以模式协同创新为核心理念,以数据为核心价值,集聚产业链上下游的生产要素资源,实现产业互联、平台融合、企业协同、要素融通,进而面向产业生态链、供应链的各类产业用户,提供生产全要素、制造全流程、企业全生命周期服务的产业协同互联生态网络。
 
读完这段名词+形容词、定语+状语、递进+并列,对仗工整,面面俱到的文字后,我不禁对自己的阅读能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看来到底什么是“产业互联网”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创业者过去做了什么,现在又在做什么?

 

2018年之前产业就没有拥抱互联网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先看看巨头的表现吧。
 
2019财年亚马逊的收入中超过一半来自于为其他第三方卖家提供的各类服务;2018财年阿里巴巴的云计算和2B电商收入也早就占据半壁江山;令人惊叹的是几乎淡出大家视野的B2B老人“慧聪国际”2018年度营收达到了105.8亿元,其中科技新零售事业群收入5.6亿元,占总收入比例为5.3%;智慧产业事业群收入92.1亿元,占比87.0%;平台与企业服务事业群收入7.3亿元,占比6.9%,智慧产业事业群已成营收主力,增长率高达327%。倒是摇旗呐喊声最高的腾讯交出的最新财报里2B业务增长缺少亮点。
 
而最具活力的创业者们更是从未停止过将产业与互联网融合的努力!虽然在当下的风口里,创业者们纷纷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产业互联网。但是大家不要忘了,过去十几年创业者们在企业服务、B2B、工业互联网、工业大数据的尝试不都是产业与互联网融合的成果吗?不要忘了连阿里巴巴都是以2B业务起家的。
 
当然在2B领域我们目前交出的答卷并不是太好。华兴投资的包凡曾对比过一系列数据:工业传感器渗透率,美国已经达到12%,而我国只有4.6%,;在云计算方面,美国有超过80%以上的企业数据上云,在我国比例只有30%(这还是在政府大力补贴的情况获得的);2007年到2018年,美国有超过5000个通过数据分析申请的专利,而我国连1000都不到。而在长石资本长期关注的企业服务领域里,美国各类SaaS企业发展如火如荼,而国内大量初创的此类公司却长期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一旦得不到新的融资就会迅速消失;在高端装备、工业机器人领域,我们更是远远落在发达国家的后面。
 
所幸创业者永远都是在不断前进。在过去半年里,我们看了很多产业互联网类的项目,有已经存在多年的企业,利用原有的资源结合新技术升维发展的;有初出茅庐的海归技术派,利用AI等技术降维打击的。我们欣喜得发现在新技术的推动下,我们的产业和互联网越来越紧密了。
 
以B2B领域为例,我们看到创业者们早已突破原先通过撮合交易收取交易费的模式,创造出了多个新的模式。
 

比如按运营模式分我们最近接触过的就可以分为以下四种:

大拆小模式:从需求端获得大订单,通过在生产端设立的在线信息系统获取生产企业的产能,动态地将大订单分解成若干个小订单下发给生产企业,提高综合效率。

小拼大模式:通过汇聚若干小企业的采购需求,形成大订单,统一向头部原材料企业采购。从而降低小企业的采购成本、提升小企业的原材料质量。

小接小模式:将下游企业的中小批量需求与生产企业的闲置产能对接,即降低了下游企业的采购成本,又提高了生产企业的设备效率。

多并同模式:将同类多技术规格的小批量需求,利用AI技术将生产过程做最细化的分解,将相同工序,通过统筹安排,优化生产流程,提高生产效率。
 
B2B领域最网红的“找钢网”CEO王东近期曾分享过他的想法。他认为作为2B的企业通常的打法可以是:先建立大规模的交易平台,让大批用户习惯于在你的平台上买卖货物;然后整合行业的各种服务提供者为平台用户提供更高效的服务;最后提供SaaS和数据服务,包括AI服务,让行业用户在你的体系内工作以提高工作效率及商业决策效率。
 
最令人感到兴奋的是据王东介绍,目前已经有相当多的用户开始使用“找钢网”的SaaS,并且这个数字正在快速提高。主要原因是客户使用后提高了他们的交易效率,以提高交易效率为出发点的SaaS会更容易让用户接受。随着平台规模的扩大,数据化的基础会越来越好,直到催生AI的诞生和成长。
 

通过对上述这些新模式的分析,结合王东的分享,笔者认为现阶段2B业务的发展核心就是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如何通过各类不同的技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这应该就是腾讯研究院提到的“以数据作为基础资料,综合运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综合信息技术集,来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同时带动新兴产业发展”以及马总提出的“硬件、软件与服务三位一体的生态化能力”吧。

 

根本是什么?是科技!

 

所以个人认为并没有所谓消费互联网或产业互联网之分,因为互联网早已经成为人类社会最底层的基础设施了,有的只是各类基于互联网的不同应用,这些应用最终的受益者就是消费者,而这些应用的出现、发展和淘汰完全取决于科技的进步。所有的2B都是为2C服务的。
 
过去10年里依靠完善的4G网络、便捷的移动支付技术、迅速提高的海量数据的处理和存储能力这些新技术,针对消费者的互联网应用得以迅猛发展。
 
而同时我们的制造业基于互联网的应用发展比较缓慢,参与度低,除了受到我国制造业发展水平不均衡的现状制约,最核心的还是因为相关技术无法突破。比如长期以来数据采集、数据传输、数据处理、工控安全等领域的技术发展水平远远不能满足产业发展需要的技术要求。
 
但是近年来AI技术的不断发展、5G网络的日益完善、边云融合计算的逐步成熟都为传统制造企业网络化、云端化和智能化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也才会有了18年以来大家对产业互联网的各种期许。
 
所以根本还是科技!因为2B产业的核心问题在于效率低下,只有通过新的技术把行业效率提升,所以企业发展要依靠科技、研究学者要创新科技,而我们投资者就是要投资科技。应该像孙正义说的那样,做一个信徒,一个科技的绝对信徒!
 
孙正义曾说他的投资是在利用“人类史上最大的一次范式转移(行为或思维的改变)”,他的雄心壮志是“为人类创造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希望建造全球最大的信息高速公路。“奇点概念——人工智能超越人脑时——是最大的一轮淘金热”。
 
其实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对此并没有特别深的感受,虽然我们已经转型科技投资将近两年了,但是科技投资实在是太慢了,它绝对不会像2C领域的投资那样轰轰烈烈,但是它一定是一个可以长久持续,不断上升的方向。所以我也在想我们长石是不是可以将我们的投资方向由“智能制造”迭代为“智能科技”。
 
最后借用一句科技行业术语来表达我个人对科技投资的愿景--努力去除每个垂直面的中间环节。
0
      
Copyright © 2016-2018 长石资本(Longcapital)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31463号    技术支持:益动科技